opebet体育_官网登录

opebet体育

本文关键词:opebet体育 胜负见矣

棋经的译文是什么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夫弈棋者,凡下一子,皆有定名。棋之形势,死生存亡,因名而可见。有冲,有斡,有绰,有约,有飞,有关,有札,有粘,有顶,有尖,有觑,有门,有打,有断,有行,有立,有捺,有点,不聚,有跷,有夹,有拶,有峨,有刺,有勒,有扑,有征,有劫,有持,有杀,有松,有盘。用棋之名,三十有二。围棋之人,意在万周,临局变化,远近纵横,我不得而前知也,用幸取胜,难逃此名。传曰:“必也正名乎?”棋亦谓欤?

  [译文] 说到围棋,棋手投下的任何一子,都有固定的名称。棋盘上的形势,死生存亡,从名称便可以观察出来。有冲,有斡,有绰,有约,有飞,有关,有札,有粘,有顶,有尖,有觑,有门,有打,有断,有行,有立,有捺,有点,不征,有劫,有持,有杀,有松,有盘。下子的名称,共计三十二个。凡是对局的棋手,考虑务必周全,至于随机应变,远近纵横,我是不可能事先知道的。凭侥幸取胜,也难以超出这些名称的范围。文字记载:“一定要回答的话,首先该做的事是辨正名称。”下棋也是这样的吧!

  夫围棋之品有九:一曰入神,二曰坐照,三曰具体,四曰通幽,五曰用智,六曰小巧,七曰斗力,八曰若愚,九曰守拙。九品之外,不可胜计,未能入格,今不复云。传曰:“生而知之者,上也;学而知之者,次也;困而学之,又其次也。”

  [译文] 围棋的品位一共九类:第一是入神,第二是坐照,第三是具体,第四是通幽,第五是用智,第六是小巧,第七是斗力,第八是若愚,第九是守拙。九品之外,数目极多,无法计算,但都未能入格,这里不再列举。文字记载:“生来就明白道理,是最上等的;学习了然后明白道理,是次一等的;遇到困难然后学习,又是更次一等的。”

  夫棋,边不如角,角不如腹。约轻于捺,捺轻于峨。夹有虚实,打有情伪。逢绰多约,遇拶多粘。大眼可赢小眼,斜行不如正行。两关对直则先觑,前涂有碍则勿征。施行未成,不可先动。盘角曲四,局终乃亡。直四、板六,皆是活棋。花聚透点,多无生路。四隅十字,不可先纽。势子在心,勿打角图。弈不欲数,数则怠,怠则不精;弈不欲疏,疏则忘,忘则多失。胜不言,败不语,振廉让之风者,乃君子也;起忿怒之色者,小人也。高者无亢,卑者无怯。气和而韵舒者,喜其将胜也;心动而色变者,忧其将败也。赧莫赧于易,耻莫耻于盗,妙莫妙于用松,昏莫昏于复劫。凡棋直行三则改,方聚四则非。胜而路多名曰赢局,败而无路名曰输筹。皆筹为溢,停路为绵(mian字打不出)。打筹不得过三,淘子不限其数。劫有金井辘轳,有无休之势,有交递之图,弈棋者不可不知也。凡棋有敌手,有半先,有先两,有桃五,有北斗七。夫棋,有无之相生,远近之相成,强弱之相形,利害之相倾,不可不察也。是以安而不泰,存而不骄。安而泰则危,存而骄则亡。《易》曰:“君子安而不忘危,存而不忘亡。”

  夫智者见于未萌,愚者暗于成事。故知己之害而图彼之利者胜。知可以战、不可以战者胜。识众寡之用者胜。以虞待有虞者胜。以逸待劳者胜。不战而屈人棋者胜。《老子》曰:“自知者明。”

  [译文] 富于智慧的人,在事物发生前就能看出动向,愚昧的人,即使事情已经完成也不明白其中的道理。所以,清楚我方所常受到的威胁,再来谋划占对方的便宜,能够取胜。知道何时可以战、何时不可以战,能够取胜。清楚多子与少子的用场,能够取胜。作好充分的准备,迎战准备不充分的,能够取胜。采取守势,养精蓄锐,等到来攻的对手势头减弱后再出击,能够取胜。不在局部激烈争夺而从整体上压倒对方的棋势,能够取胜。《老子》说:“自己了解自己的人是明智的。”

  夫弈棋布势,务相接连。自始至终,着着求先。临局交争,雌雄未决,毫厘不可以差焉。局势已赢,专精求生;局势已弱,锐意侵绰。沿边而走,虽得其生者,败。弱而不伏者,愈屈。躁而求胜者,多败。两势相围,先蹙其外。势孤援寡则勿走,机危阵溃则勿下。是故棋有不走之走,不下之下。误人者多方,成攻者一路而已,能审局者则多胜矣。《易》曰:“穷则变,变则通,通则久。”

  [译文] 说到下棋布置阵势,务必在整体上连成一气。自始至终,着着求先。一旦面对棋盘较量高下,胜负未分,一毫一厘的差错也不能出。如果大局已占上风,则一心一意地求生;如果大局已处于劣势,那就勇往直前地侵占对手的棋路。顺着边缘走棋,即使活了,也仍旧不免失败。处于劣势而不承认,局面将更加难以挽回。心情急躁,一味求胜,这样的人,大多都会失败。双方相互围攻的时候,先压迫对手的外部。倘若被围而又势孤援少,就不要逃跑了;倘若机危阵溃就不要下了。所以,围棋中有“不走之走”、“不下之下”的说法。使人犯错误的可能性是多种多样的,但通向成攻的路却只有一条,只有那些仔细了解棋局特点、认真估计情况变化的人,才能经常得胜。《易·系辞下》说:“事物处于穷尽即须改变,改变然后能开通,开通才能久长。”

  人生而静,其情难见,感物而动,然后可辨。推之于棋,胜败可得而先验。法曰:夫持重而廉者,多得;轻易而贪者,多丧。不争而自保者,多胜;务杀而不顾者,多败。因败而思者,其势进;战胜而骄者,其势退。求己弊不求人之弊者,益;攻其敌不知敌之攻己者,损。目凝一局者,其思周;心役他事者,其虑散。行远而正者,吉;机浅而诈者,凶。能自畏敌者,强;谓人莫己若者,亡。意旁通者,高;心执一者,卑。语默有常,使敌难量。动静无度,招人所恶。《诗》云:“他人有心,予忖度之。”

  [译文] 人来到这个世界上,本来是静态的,其所思所虑,难于发现,但一与外界事物接触,便产生喜怒哀乐等反应,然后才能清楚地加以辨析。根据这一道理来推测下棋,胜败也是可以预先观察出的。其法则是:谨慎、稳重而不贪的,多得;轻随便而贪婪的,多失。不贸然相争而加强防御,多胜;一味杀夺而不顾后果的,多败。因为失败而回想、检查其错误的,棋艺能够长进;因为胜利而骄傲自满、洋洋得意的,棋艺必然减退。寻求自己的毛病而不寻求他人的毛病,对己有利;只顾攻击对手而不知道对手在进攻自己,对己有害。注意力高度集中在棋局上,其思虑必然周密;心灵为种种杂事所纠缠,其思虑必然散缓。目标远大而下正直,吉利;心机浅隘而奸诈,不吉利。能够重视敌手的强大;以为他人不知自己的,灭亡。掌握了关于某一事物的知识,从而能推知同类中其他事物的,棋艺高;固执不变,迂执到愚蠢地步的棋艺低。说话和沉默保持常态,使对手难于测度。行动如静止没有分寸,只能招致他人的厌恶。《诗·小雅·巧言》说:“他人心里在想什么,我不妨加以揣测。”

  或曰:“棋以变诈为务,劫杀为名,岂非诡道邪?”予曰:“不然。”《易》云:“师出以律,否臧凶。”兵本不尚诈谋,言诡道者,乃战国纵横之说。棋虽小道,实与兵同。故棋之品甚繁,而弈之者不一。得品之下者,举无思虑,动则变诈,或用手以影其势,或发言以泄其机。得品之上者则异于是,皆沉思而远虑,因形而用权,神游局内,意在子先,图胜于无朕,灭行于未然。岂假言辞喋喋、手势翩翩者哉?传曰:“正而不谲。”其是之谓也。

  [译文] 有人说:“围棋致力于权变欺诈,以劫杀名之,这难道不是诡诈之道吗?”我回答道:“不是这么回事。”《易·师》说:“率先出征,必须遵循一定的法则。不按法则办事,虽善也无异于恶,故无论善恶,结局都不会好。”用兵本来不崇高欺诈阴谋,倡诡诈之道的,本是战国时代纵横家的论调。围棋尽管属于小道,究其实质,确与兵法相合。所以,围棋的品类很多,而下棋的方式也多种多样。属于下品的棋手,完全没有周密的考虑,动不动就是权变欺诈,有的用手来比划棋势,有的说话来泄露心机。属于上品的棋手则与此不同,无不经过深思熟虑,根据具体情况而随机应变,其精神活动于棋局之内,在投子之前已拿定主意,所以总是在没有征兆的情况下谋划取胜之道,在未成为现实的时候消除输棋的可能性。哪里用得着喋喋不休地说话、故作洒脱地打手势呢?文字记载:“正直而不欺诈。”指的就是这种情况吧!

  凡棋有益之而损者,有损之而益者;有侵而利者,有侵而害者;有宜左投者,有宜右投者;有先着者,有后着者;有紧峨(e 念去声,此字打不出来,以峨借用,山高貌之意。)者,有慢行者。粘子勿前,弃子思后。有始近而终远者,有始少而终多者。欲强外先攻内,欲实东先击西。路虚而无眼则先觑,无害于他棋则做劫。饶路则宜疏,受路则勿战。择地而侵,无碍则进。此皆棋家之幽微也,不可不知也。《易》曰:“非天下之至神,孰能与于此?”

  夫万物之数,从一而起。局之路,三百六十一。一者,生数之主,据其极而运四方也;三百六十,以象周天之数。分而为四隅,以象四时。隅各九十路,以象其日。外周七十二路,以象其候。枯棋三百六十,白黑相半,以法阴阳。局之线道谓之枰,线道之间谓之拐(guai为方格之意)。局方而静,棋圆而动。自古及今,弈者无同局,传曰:“日日新。”故宜用意深而存虑精,以求其胜负之由,则至其所未至矣。

  [译文] 万事万物的数量,总是从一开始。围棋的路数,总计为三百六十一。所谓一,这是其他数产生的依托,把握了这个根本才能控制四方。所谓三百六十,这是模拟周天的数目。分成四个角,这是模拟四季的数目。每角各分九十路,这是模拟每一季的天数。周围七十二路,这是模拟时令的变化。枯棋三百六十,白子和黑子各占一半,旨在仿效阴阳。棋局的线、路叫做棋盘,线、路交错所构成的方格称之为拐。棋局是方形的、静态的,棋子则是圆形的、运动的。从古到今,对弈中从未出现过相同的棋局。文字记载:“每天都有新的变化。”所以,棋手应该用意深微,考虑周密,以探求胜败的原因所在,只要这样做了,就能够达到前人未曾达到的水准。

  枯棋:〈玄玄棋·棋经十三篇〉严德甫、晏天章注:“枯棋,韦宏嗣〈博弈论〉有‘枯棋三百’之语,其义不详。或曰,古者棋局棋子,皆以木为之,故曰枯棋。”

  棋者,以正合其势,以权制其敌,故计定于内而势成于外。战未合而算胜者,得算多也;算不胜者,得算少也。战已合而不知胜负者,无算也。兵法曰:“多算胜,少算不胜,而况于无算乎?”由此观之,胜负见矣。

  [译文] 所谓围棋,以常规的方式形成态势,以随机应变的机智制服敌手,所以必须胸有成竹并体现在布局上。双方还未交手而计策占上风的,他得胜的可能性就大;反之,计策处于劣势的,得胜的可能性就小。双方已经交手而不能判断胜负的,只能说是没有谋略。兵法上说:“多谋者胜,少谋者不胜,何况没有谋略呢?”从这个角度来观察,胜负是一目了然的。

  权舆者,弈棋布置,务守纲格。先于四隅分定势子,然后拆二斜飞,下势子一等立二可以拆三,立三可以拆四,与势子相望可以拆五。近不必比,远不必乖。此皆古人之论,后学之规,舍此改作,未之或知。〈诗〉云:靡不有初,鲜克有终。“

  [译文] 开局时,投子布局,一定要抓住主要环节。先在四角分别布定势子,然后拆二斜飞,下势子时,一等立二可以拆三,立三可以拆四,与势子相呼应可以拆五。离得近的,不一定相连,离得远的,不一定隔断。这都是古人的经验之谈,后来学棋的人应该遵循的规矩,不按照这去做而另一套,我还没原说过成功的。〈诗·大雅·荡〉说:“无不有一个好的开始,但很少能有好的结局。”

  博弈之道,贵乎谨严。高者在腹,下者在边,中者占角,此棋家之常然。法曰:宁输数子,勿失一先。有先而后,有后而先。击左则视右,攻后则瞻前。两生勿断,皆活勿连。阔不可太疏,密不可太促。与其恋子以求生,不若弃之而取势。与其无事而强行,不若因之而自补。彼众我寡,先谋其生。我众彼寡,务张其势。善胜敌者不争,善阵者不战,善战者不败,善败者不乱。夫棋始以正合,终以奇胜,必也四顾其地,牢不可破,方可出人不意,掩人不备。凡敌无事而自补者,有侵绝之意也。弃小而不救,有图大之心也。随手而下者,无谋之人也。不思而应者,取败之道貌岸然也。〈诗〉云:“惴惴小心,如临于谷。”

  [译文] 围棋之道,贵在谨严。一流棋手占据腹地,三流棋手占据边缘,二流棋手占据四角,这是棋手们遵循的常规。其法则是:宁愿输掉几颗棋子,也不要失去先手。有看起来是先手而实际上落后的,有看起来是后手而实际上占先的。攻击左边则照顾到右边,攻击右边则照顾到前边。可以两生的棋不要让对手隔断,如果都是活棋则不必相连。棋势应开阔,但不可太稀疏;棋路应严密,但不可太局促。与其舍不得丢子而求活,不如丢子而取得大局的优势。与其漫无目标地勉强行棋,不如顺其自然地自行补救。当对手子多而自己的子少是,先考虑活棋的问题。当自己的子多而对手子少时,一定要抓住时机扩展大局的优势。善于战胜对手的人并不在局部相争,善于列阵的人并不在局部较量,善于作战的人不会失败,善于失败的人即使失败也不会溃乱。围棋这门技艺,开始时按常规形成态势,而最终要用对方意想不到的方法来取胜,所以一定要在确信自己的棋没有漏洞、牢不可破的前提下,才能出于对手的意料之外,乘其不备,突然袭击。凡是对手无缘无故地自行补救时,就表明他意在进犯突袭;放弃局部的棋子不救时,就表明他意在争夺大局的优势。随手投子的人,那是没有谋略的棋手。不假思索而仓促应对,这是走向失败的路。〈诗·小雅·小宛〉:“小心谨慎,又害怕,又发愁,好像脚下是万丈深谷一般。”

  夫弈棋,绪多则势分,势分则难救。投棋勿逼,逼则使彼实而我虚。虚则易攻,实则难破。临时变通,宜勿执一。传曰:“见可而进,知难而退。”

opebet体育登录

Baidu